【Evanstan】Start Over - 1

*Chris生日快乐 希望以后的每一天你都可以笑得这么开心 每一天都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 每一天都可以追随着自己内心 今年Before We Go大卖 我爱你Babe :D

*念叨了好久的新坑 为了当作给桃子的贺文终于在凌晨5点难产出来了!反正还没超过美国时间_(:з」∠)_

 *现实向RPS OOC NC-17

 *Start Over这个名字来源于384喜欢的The New Division的一首歌(最后四个字前断句

 ————————————————————————————

 *

 有人说,如果一名男演员演gay的次数超过3次,那他的性取向就有点值得怀疑。

Sebastian不屑地笑笑,合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心想这根本就是个谬论。

 按照迷妹们的话来说,Sebastian的演艺生涯遵循着3年1gay的规律,从《建筑师》到《政坛野兽》,每一个角色都足以被迷妹们津津乐道好几年。


Sebastian承认,他在酒吧被同性搭讪的次数不是光用手指就能数清楚的,Chace他们倒因为这件事调侃他了好几回。在Will家的party上,Chace靠着Sebastian在沙发上坐下,神秘兮兮地凑过去。

“嘿,信不信只要你走过去,不开口就能要到他的电话,”Chace冲他挑挑眉,“我们赌最辣的那个女孩儿的号码,就这么说定了!”

他顺着好友的目光看过去,吧台上是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小那么一些的男人,仰头喝一杯Gin Fizz的同时眼睛在朝Sebastian偷瞄。

“得了吧,麻烦你仔细看看你眼前的这位笔直的直男,想要那个女孩儿的号码就直说,能别耽误大好青年的宝贵时间来陪你打赌,乖。”大好青年Sebastian甚至连个白眼都懒得翻。

类似这样无聊的打赌他听过不知多少次,但性取向这东西不是说变就能变的,至少他的伴侣从第一任到最近一任都是女孩儿。他做了个无奈耸肩的动作,Chace斜眼看他,如果旁边有个水池他一定毫不犹豫地把Sebastian推下去。

 

Will的这个party不过就是半年前的事,但有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对,世事难料。

他把怀里的笔记本电脑放回床头的抽屉里,顺便瞟了一眼床上早早进入梦乡的男人。

没错,就是世事难料。

 

*

有时候Sebastian甚至无法记清自己是怎么和Chris Evans搞在一起的。

在那之前他交往过几个身为女主角的同事,有过纠缠不清和分分合合,几乎每一次都是女孩儿以“我爱你,你对我很好,但我感觉自己离你很远。”作为结束语,然后一走了之。这不能怪Sebastian,事业的毫无起色使他失去了大部分自信,让他无法真正敞开胸怀。

Sebastian问过自己,理想中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那大概需要一个情不自禁的吻,一个什么都不用说便能够心意相通的眼神,还有一个称不上火热却足够身心愉悦的夜晚。

这些东西他和Chris都做到了,他们当中却没有一个人把这种relationship称为爱情,甚至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了“我爱你”这类蠢话。

没有人打算认真对待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任何事,大家都是爱玩的人,这没什么大不了。


一切不过都是那个吻开始。


Sebastian有些歪歪扭扭地挤进洗手间的门,像是找到救星似地扑向洗手台,用双手接了一捧从水龙头涌出的凉水往脸上扑去,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今天是美国队长1宣传期的最后一天,这部电影对于Sebastian来说意义重大,虽然最初试镜的角色是美国队长,但当他在试镜名单上看见Chris Evans的那一刻,试镜结果便如同装着清水的玻璃杯般明了(要是剧组选了自己而不是Evans演美国队长,那漫威估计会又一次濒临破产,Sebastian暗想)。

可命运之神这次终于眷顾了他,接到经纪人电话后他几乎怀疑自己进入了异次元。意外得到的小副手的角色即将改写他的未来,他清楚这点。

 

晚上的局是Chris Evans组的,在工作上看起来一本正经的男主角却意外的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对party尤其热衷,在克利夫兰才呆了短短几个月就已经摸清了当地酒吧的高低优劣,怪不得好几个早上他看起来格外水肿,Sebastian心想,觉得有些好笑。

他感觉自己大概有些醉了,脑子里只记得十分钟前连续不断的碰杯声和液体一杯接一杯流经食道的触感,嗓子里还残留着灼热。自来水对于酒精带来的燥热没什么实质性的作用,洗手间狭窄闷热的空间反而加重了眩晕。

Chris没有注意到Sebastian的离开,那时他正忙着一边张大嘴巴狂笑一边不自觉地摸上别人的左胸。所以当他推开洗手间门看见靠在水池旁的Sebastian时有些惊讶。

“Hey Sebby!呃……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因为两人的碰面太过突然,Chris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Sebastian被吓了一跳,几乎酒醒了一半,不知是因为眼前男人的突然出现还是因为那个亲昵的称呼,也可能两者的因素都有。他有点搞不懂为什么Chris会突然这样叫他,Chris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不太愿意去接近的比自己厉害很多的同事。不愿意去接近倒不是因为他讨厌Chris或是Chris做错了什么,Sebastian不喜欢花精力在一些无谓的人际交往上,仅此而已。所以他常常端着对任何人和事都无所谓的态度,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一副无趣的样子。

“呃……Hi Chris。”他舔唇,扬了扬撑着洗手台掌握重心的那只手,改用臀部靠在台子上。

Chris盯着眼前男人的脸看,鼻翼和下巴凝固着一些水珠,看起来像是刚刚被雨水浸湿的花朵,而那对嘴唇不知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太喜欢舔唇的缘故,显现着过分鲜艳的红色。Chris的内心像被一把火烧着了,活了29年,他从来没有过那么强烈的欲望去靠近一个人,而此刻正是那唯一的机会。

“Seb,我想告诉你……有些事过了今晚可能就来不及了。”Chris用尽了酒精提供给他的所有勇气。

“什么?”Sebastian不太明白。

Chris没有回答,他慢慢朝面前男人逼近,两米的距离被他走了很久很久,终于来到那人面前,Sebastian无路可退,几乎坐上了台子。洗手间内原本就闷热的空气此刻似乎凝结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0.1米。

Chris说不清Sebastian的表情是惊恐还是什么,他望向他黄绿色中带着棕调*的深邃的眼睛,如果他没看错的话, 那眼神里绝对有一部分透露着情欲。

深入Sebastian的瞳孔让Chris想起一些不相干的景象,类似很宽广的草原,和很深邃的星空,Chris做梦都想到这两个地方去。

他的双手绕过对方撑在洗手台上,将他禁锢在自己的手臂里,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人在呼吸,Sebastian先闭上了眼睛。

Chris把脸凑上去,嘴唇贴上另一双嘴唇,这是Chris第一次吻一个男人,Sebastian却不是,但他敢肯定这是他吻过的男人里让他感觉最好的一个,或者把这句话里的“男”字去掉。

壮一些的男人先掌握了主动权,叼起下唇吮吸起来,紧接着又用舌头撬开对方的牙齿,Sebastian回应他,两片舌头搅缠在一起,节奏变得越来越快,动作也越来越激烈,他的手从池边来到了Sebastian的腰上。他们吻了像是一个世纪那么久,直到吸尽对方肺里的空气,才气喘吁吁又依依不舍地放开。

“如果可以的话,一会儿你可以去找我,从这里回去后我会一直在房间。”Chris说。

 

*

Chris无法察觉自己是什么时候对Sebastian动了心,他那个甜的要死的小副手。可能是他NG后小小声的“对不起”,或者是他被工作人员逗笑时闪闪发亮的像小动物一样的眼睛。

这孩子过分可爱,在访问时紧张得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只好用巴眨巴眨眼睛可怜兮兮看向记者,这幅样子让记者连同观众都忍不住为他着急起来。

但Sebastian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温柔,刚进剧组时他每天都是生人勿近的表情,后来大家渐渐熟悉,才发现Sebastian也是个爱闹的人,开口就是个段子,逗得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笑个不停,可他唯独对Chris有一种排斥感……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Chris的思绪,他一个翻身从床上滚去开门,门口不出所料站着Sebastian。

“Eh,hey,Chris……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唔……”没等他的话断断续续讲完,Chris已经按耐不住把他按到墙上吻了起来,有一股薄荷味,所以这家伙肯定刷过牙。还真是过分可爱,Chris心想。

他放开Sebastian,凑到对方耳边。

“不想要的话现在还可以逃走,kid。”

 

*这个颜色来自去芝加哥漫展与384近距离接触过的小伙伴的准确情报

 


评论(6)
热度(262)